热门文章
        好文推荐
        网站首页 / 要闻 / 正文

        华人巴士老板讲述运送滞留同胞的5天5夜我豁出去了

        发布时间:2020-03-04 17:15:00      浏览:8117

        打鱼机多少钱 19日至23日,部分滞留在日本横滨“钻石公主”号邮轮上的中国同胞陆续下船,乘坐中方安排的包机飞抵香港。在同胞平安回家的背后,凝聚着不少人的默默付出。

        北京青年报记者了解到,协助解决中国同胞从横滨码头前往东京羽田机场接送难题的,是一位巴士公司的华人老板刘丹蕻(原田优美)。

       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,豪华邮轮“钻石公主”号被隔离在日本横滨港外。2月19日,船上符合条件的乘客开始获准下船。船上数百名中国人如何回家成了大家关注的话题。

        19日当天,中国驻日本大使馆通报称,“钻石公主”号乘客当日起开始分批下船。中国香港特区政府将派包机撤离中国乘客前往香港。首架包机将于2月20日凌晨从东京羽田机场起飞。

        然而,将中国同胞从横滨码头送到东京羽田机场却并不容易。无论是香港驻日本经贸代表处,还是中国驻日大使馆,联系了多家日本旅游大巴公司均遭拒绝,因为搭载的毕竟是敏感人群,后续经营风险不可忽视,几乎肯定会造成比较严重的经济损失。

        最终,接下这一任务的是日本久富观光巴士公司的华人女社长刘丹蕻。从18日决定自己组织车队,到23日凌晨第三批中国同胞乘坐的包机起飞。刘丹蕻为接送中国同胞回家,连续忙碌了5天5夜。截至目前,已有将近200名中国同胞乘坐中方组织的包机返回香港。

        23日上午,结束了5天5夜工作的刘丹蕻接受了北青报记者的电话采访,讲述了运送三批中国同胞下船去机场的经过。虽然这几天的工作让她感觉确实很累,但更多的感受还是“不可思议”,她在接受北青报记者采访时忍不住感慨:“我怎么从一个历史的旁观者,变成了一个历史的参与者了呢?”

        对话

        老员工力挺运送任务

        多名司机已年过六旬

        北青报:你是什么时候收到协助运送中国同胞的请求?当时是怎么考虑、决定接下这个请求的?

        刘丹蕻:15日,我收到中国大使馆工作人员发来的协助请求,需要有人用大巴把隔离在船上的中国同胞送到机场。开始我很犹豫,因为看着媒体报道,每天船上确诊的人数都在增加。如果因为运送造成我的员工感染,作为老板的我会很自责。

        此外,万一有员工感染了,公司业务也会受影响,旅行社可能会拒绝再租用我们公司的车。即使没人感染,事后对车辆的消毒、员工的隔离也都是很繁重的工作。这些都是我需要思考的问题。

        我曾想过联系几个同行公司一起做,但都被拒绝了。当时我觉得,作为一个华人,在中国人需要帮助的时候,我要站出来,于是我就跟大使馆的人说“我豁出去了”,决定自己组织车队。

        北青报:你是如何说服公司的员工加入到这项工作的呢?

        刘丹蕻:18日,我跟员工们说,我是个华人,现在同胞需要我的帮助,我希望大家能够理解我,帮助我。开始会场沉默了一阵子。后来有几个从我创业开始就在公司工作的老员工站出来,说中国和日本是邻居,愿意为帮助中国同胞冒这个险。大家听后,也都决定一起加入到接送中国同胞的队伍当中。

        还有员工说打鱼机多少钱 ,之前福岛核辐射泄漏事故时,我曾鼓励司机们去帮忙运送到福岛处理事故的工作人员,他们说当时我帮助了日本人,希望这次自己也能帮助一衣带水的中国人。

        虽然公司的司机们都希望加入车队,但几位老员工说他们年纪大了,更能承担风险,最终我们车队的司机中,有好几位是快到退休年龄的老司机,比如63岁的田中豊、62岁的狩俣恭喜,车队队长大久保金光已经52岁了,车队司机中最年轻的也有40多岁。我当时决定,不能让员工冒风险而自己留在办公室里,我要跟他们一起去接送中国同胞。

        15辆大巴事后均消毒

        不少司机睡在车库里

        北青报:为了接送中国同胞,公司都做了哪些准备?

        刘丹蕻:19日早晨,我们给每一辆车做了清扫和消毒。此外,我们还对员工做了相关的培训,确保每个人都了解防范感染的知识。

        北青报:能否讲讲接送3批中国同胞的经历?

        刘丹蕻:19日下午5点多,我们的15辆大巴车抵达“钻石公主”号所在的码头。晚上10点多,中国同胞开始下船,我们的员工都已经穿戴好中方机构提供的防护设备,迎接大家上车。不少同胞下船后很欣喜,有人跟我们的车合影,大家看起来精神状态不错。因为防疫等方面的要求,我没能和他们交流,但把他们送到机场时,看到他们开心地挥手和我们告别,我能感觉到他们对我们的感谢。首批100多名中国同胞乘坐20日凌晨4点多的航班起飞后,我们才回公司。不少司机没有回家,对巴士进行消毒后就睡到了车库里。此后几天,我们又运送了第二批和第三批中国同胞去机场。

        为了防疫需要,司机们每天早早就穿上防护服,但因为防护服是封闭的,他们为此放弃了吃我给他们准备好的饭团,一直到回到车库,确认一天的任务完成后,才开始吃饭。他们跟我说,为了让中国同胞早日回家,这点苦根本不算什么,这也让我十分感动。

        围巾织成横幅迎接同胞

        上书“走,咱们回家!”

        北青报:车队第一辆车的车头挂着一面写着“走,咱们回家!”字样的横幅,你们是怎么想到挂这面横幅的呢?

        刘丹蕻:18日晚上我就在想,能不能让同胞们一下船,就能感受到那种回家的氛围。当时时间非常紧张,没有地方能够做红底的横幅。我想了很久,忽然发现我有两条从中国带回来的围巾,都是红色的,我办公室也有针线,就将两条红围巾织到一起,然后让员工用A4纸打出来“走,咱们回家!”这几个字,用订书机钉到围巾上面,最后组成了这面横幅。

        北青报:运送任务完成后,你的感受是什么?

        刘丹蕻:经历了几天的工作,感觉确实很累。昨天送走同胞后,中国大使馆的工作人员一个劲儿地向我道谢,还找了每一个车队的司机,跟大家当面道谢。香港方面的相关负责人也对我们表示感谢。

        我们回到公司后,再次对巴士进行了消毒。我和参与这次接送任务的员工们约定,大家一起回家进行两周的自我隔离。此外,大巴车也要在消毒后封存一段时间。回到家我接到不少朋友给我打来的电话,他们也都很关心我,结果到23日凌晨3点多才睡觉。这一宿睡得很好【打鱼机多少钱 】早上醒来觉得自己精神还不错。

        一周前,我就一直在关注“钻石公主”号邮轮的相关新闻,没想到几天时间里,我就从一个历史的旁观者,变成了历史的参与者,现在感觉也还是很不可思议。

        本文地址:https://www.dmeise.com/yaowen/QA7G9.html